死神的劇本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岛国黄片免费爱草免免费在线看_岛国色情在线点播_岛国在线无码高清视频

    1.我們總是在某一時刻有些莫名其妙的好奇和不可思議的怯懦。
    某個周六上午被樓下的嘈雜聲吵醒,開門去看出瞭什麼事。看到一群人擠在不大的樓道裡,吵吵鬧鬧。反正也沒什麼事,我就扒著樓梯扶手瞧瞭一會兒。不一會兒,下面的人自動讓開瞭一條路,從裡面抬出瞭一個人,全身蓋著白佈。
    住在我傢樓下的是一個叫嚴昉的劇作傢,以前去網上搜過,他靠一個電影短片比賽出道,之後有幾部劇本被拍成瞭電視劇,其中一部甚至還在一個很有名的電視臺播放,也算是小有名氣瞭。很少見他出門,不過快遞倒是頻繁光顧。印象裡,這個體型胖胖的叔叔很神秘。
    因為小有名氣,所以下面這群人中有幾個小報記者一直追著幾個人問長問短。看來那幾個人是嚴昉的親戚。嚴昉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平時邋遢一點看起來像四十多歲,一個人住在我傢樓下,是個租戶,幾乎沒見過他有親友來拜訪。眼下這幾個年紀比較大的估計其中有他父母,明明很悲痛,卻被幾個記者搞得氣憤非常。
    一群人跟著屍體呼啦啦地下去瞭,最後人去樓空。我也好信兒地跑去扒著窗子往下看那群人的動向。隻見屍體被推進瞭救護車,然後救護車直接離開瞭小區,後面跟著幾輛傢屬的車子和記者的車子。
    這一切隻是表明瞭,住在我傢樓下的嚴昉叔叔死瞭。
    次日上午同一個時間,我又被嘈雜聲吵醒瞭。這不得不使我懷疑我是不是又重復瞭同一天,或者還在夢裡。我爬起來開門去看外面,樓下有兩個人在往外搬著些什麼。這我才明白,是在搬死者的遺物。あ鬼あ大あ爺
    電腦椅、盆栽、索尼PS3、筆記本電腦、衣物……總之大件小件統統在往外搬。而且搬得很沒條理,一看就不專業。
    “嫂子,那臺電腦要不要瞭?”
    “小九要是明白的話把裡面東西拷下來就好瞭,留個念想。那電腦太破,咱就別搬瞭。扔這兒吧,房東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瞭吧。”說話人是一個上瞭點年紀的大叔,他在指揮全局。
    聽到有人不要破電腦我就特別興奮,這兩天學校搞科技發明,說不定能弄點零件回來。我興沖沖地跑下樓,站在剛才說話的男人的身後忸怩瞭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隻好碰瞭碰他,他才扭頭註意到我。
    “請問,那臺不要的電腦可以給我嗎?”此時心裡想著萬一被拒絕瞭會很丟臉之類的事情。
    “可以。要不要我幫你抬上去?”
    “啊!我自己就行。”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怎麼會發生這種夢裡才會出現的事情。
    電腦是有些年頭瞭,雖然是液晶顯示器,但尺寸還沒個鞋盒子大,機箱裡外都落滿瞭灰塵。因為一時還想不出來要做個什麼出來,所以我把這臺破電腦就放在我房間的角落裡瞭。
    我很少看電視,所以地方電視臺播瞭嚴昉的死訊的事情我是在學校裡聽同學跟我提起的。
    “你傢樓下那個寫《冤冤相報》的嚴昉死瞭?”沈廉濱搖晃著我問。
    “嗯。”
    “怎麼死的?”
    “我怎麼知道。”
    “新聞上說是猝死。”
    “你知道還問我。”聽他這麼說我有點不高興。
    “我以為你有不同的說法。”沈廉濱嬉皮笑臉地扭過頭去找別人搭訕。他是我們班比較瘋的一個人,不僅是同學,我們倆還有一層關系是遠方親戚。論輩分他該叫我叔叔,隻是這茬我們誰也不提,5aigushi.com所以沒人知道。我也並不因為他是我遠房親戚就跟他好,相反我非常看不慣他跟外班的學生一起欺負低年級的同學,學黑社會向低年級的同學收“保護費”,因為打球動不動就會打上一架,然後頭破血流地回來還笑著大罵對方,說對方被打得如何落花流水。
    所以平時他雖然愛與我搭訕,但是我從來不理他,他經常自討沒趣也就不再打擾我瞭。
    我一直是一個聽話的學生,很老實,老媽打小教我的也是低調做人,不要到處惹是生非。所以耍威風、鬧哄哄的事情基本上是跟我搭不上邊的。我總想靜靜地看著周圍,自己完全置身事外。這個時候我最怕的就是墨菲定理——如果你擔心某種情況發生,那麼它就更有可能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