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眼石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岛国黄片免费爱草免免费在线看_岛国色情在线点播_岛国在线无码高清视频

寢室鬧鬼
  女生寢室403鬧鬼這一消息很快傳遍瞭全校。403鬧鬼是韓小小發現的。那天晚上寢室熄瞭燈,韓小小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這幾天她身體一直不舒服,吃什麼吐什麼,這時上鋪的劉麗在夢裡翻身,一包東西正好掉在韓小小枕邊。一股強烈的大蔥味沖進韓小小的鼻子,劉麗愛吃零食,一定是她蔥油味的麥燒,韓小小胃裡一陣翻湧下床沖向衛生間。 
  衛生間和洗漱間都在走廊的盡頭,此時各寢室都熄燈瞭,走廊裡出奇的安靜,懨懨燈光越發烘托出一種迷離的效果。韓小小牽腸掛肚地幹嘔瞭幾聲,什麼也沒吐出來,轉身返回時突然發現洗漱間有個人在沖涼。韓小小沒想到竟還有女生敢赤身裸體在洗漱間裡沖涼。她聽肖正平講過,男生們經常這樣幹,其實所謂的沖涼不過就是接上滿滿的一盆清水從頭澆下去,那真是名符其實的沖涼。韓小小忍不住多看瞭一眼這個一絲不掛的女生。洗漱間靠兩側墻邊是水槽,每邊有十二個水龍頭,中間是空地,女生就赤身裸體地站在空地中間,昏黃的燈光下,光潔的皮膚發出綢緞般的光澤,長發瀑佈一樣直垂到凸翹的臀部,此時她正將一盆清水從頭上澆下去,水流順著玲瓏有致的身體淌到腳下,女孩打瞭冷顫,興奮地抹瞭一把臉上的水,然後又到水龍頭旁接水。 
  韓小小看呆瞭,隱隱約約有種奇怪的感覺,可又說不出奇怪在哪裡。女孩又沖瞭一盆水,然後拿過毛巾也顧不得擦幹身上的水,端著盆碎步小跑著離開洗漱間,像是沒有看到韓小小的存在,經過韓小小身邊時韓小小清楚地看到女孩堅挺的乳房一顫一顫,那麼的真實。接下來,赤祼女孩跑到403寢室的門口推門走瞭進去。韓小小的第一反應是女孩走錯門瞭,可是陡地她明白瞭剛剛那種奇怪的感覺是什麼——從始至終韓小小都沒聽到沖涼時水流的嘩嘩聲。韓小小聽到自己的尖叫聲回蕩在走廊裡,她沖回寢室開瞭燈,果然不見那個沖涼的女孩兒。 
  大傢埋怨韓小小產生錯覺,眾口一詞,韓小小也覺得是自己的幻覺。第二天晚上,又是那個時候,同寢的姐妹都進入瞭夢鄉,韓小小仍舊睡意全無,瞪著一雙眼睛,眼前卻是一片漆黑,心裡迷迷糊糊地默念黑夜給瞭我一雙黑色的眼睛,我要在黑暗中尋找光明。突然她無意中一瞥,看到緊關著的門開瞭,一個人躡手躡腳地鉆進來,門雖然開瞭,但門縫並沒有將走廊裡的燈光透進來,那人赤身裸體,手裡端著一個臉盆,韓小小嚇得一動不敢動,赤裸女孩站在韓小小床邊,彎腰將盆端放在床下,然後直起身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水。韓小小認出這正是昨晚洗漱間沖涼的那個女孩。韓小小將被蒙在頭上再次尖叫起來,室友驚起,開瞭燈,可是房間裡什麼也沒有發現,寢室門是緊鎖著的,地上也沒有水滯。 
  韓小小受瞭驚嚇發起高燒,於是請瞭病假,一個人在寢室中休息。她實在不敢一個人留在寢室裡就給男友肖正平打電話,可肖正平在做一個重要的實驗脫不開身,韓小小正邊倚在床頭看書邊生氣,這時邵剛卻來瞭。 
  邵剛是肖正平的好朋友,也曾是韓小小的追求者,韓小小很詫異,問:你們不是有實驗嗎?跑女生寢室來做什麼?邵剛狡黠地一笑:來看看你。韓小小就是討厭邵剛這種鬼氣森森的樣子,經常曠課不說,而且詭計多端,你永遠猜不透這人心裡在想什麼。就說今天吧,女生寢室樓是不許男生隨便出入,也不知他是怎麼混過門衛大嬸那一關。但有個人總比沒人強,韓小小實在不敢一個人留在空蕩蕩的房間裡。 
  女生寢室就那麼好看?韓小小並不是十分討厭邵剛,況且他是肖正平的好朋友,也算熟人。 
  這裡不是有你嘛,聽說你病瞭敢不來看看?邵剛油嘴滑舌地說。 
  你有這麼好?你們不是有實驗嗎?” 
  實驗能比你還重要?邵剛假裝正經。韓小小心裡感動瞭一下,眼圈一紅,她更想聽肖正平說這句話,問邵剛:是肖正平讓你來的吧?邵剛嘿嘿一笑頭點得跟雞叨米似的道:是是是,一猜就中。” 
  突然門一開,肖正平拎著一大包水果走瞭進來,三人照面均是一愣,邵剛哈哈一笑:說曹操曹操就到瞭,來得正及時,我剛想下手。肖正平笑道:這一次你又是未遂,下次可要趁早!” 
  胡沁什麼呢?韓小小知道肖正平小心眼,趕緊讓二人打住。邵剛壞笑道:得!真龍天子來瞭,我知難而退,回見。說完知趣地走瞭,留下肖正平與韓小小兩個人。 
  韓小小眼圈還紅著,見到肖正平心裡高興,面上還要做出嗔怪的樣子:你不是說不來瞭嗎?” 
  他怎麼來瞭?肖正平沒有回答韓小小,酸溜溜地反問道。 
  不是你讓他來的嗎?” 
  我什麼時候讓他來瞭?是你想讓他來吧?肖正平半真半假道。韓小小聽出話中帶刺兒,知道肖正平想又歪瞭,心裡有氣,感到胃裡天翻地覆,幹嘔瞭起來。肖正平手足無措,又是倒水又是捶背,見韓小小嘔得淚眼汪汪,楚楚動人,一時不知說什麼好。 
  正平!韓小小輕聲道,我可能有瞭。” 
  嗯?什麼?……你什麼說?肖正平突然明白韓小小的意思,一把抓住韓小小的肩膀像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麼可能?是我的?韓小小也瞪大眼睛,她也不能接受肖正平這樣問,即委屈又惱火:你說是誰的?你做的好事你不知道?
  對不起,小小,我不是那個意思!對不起,我是說這不該發生,你知道我正在做畢業實驗,關系到我是否能留校,而你也要完成畢業設計。這關系到我們倆的未來啊。肖正平真的急瞭。